旅人

Posted in hiking diary, My poem. | No Comments »

旅人

脆弱的旅人

套子里的旅人;

忧伤的眼睛,身体里有一个深深的空洞;

空洞里藏着你的空虚和虚弱;

在那个黑暗的空洞里,我看见你瑟瑟发抖的抱着自己的身体;

旅人,你在寻找什么?

你寻找的东西,我也经常梦到;

你说你走遍了世界的每个角落;

有一件事是你生命中最想要的;

我和你一样;

你说最美丽的风景,是遇见纯洁的灵魂;

我和你一样;

在那个黑暗的深洞里,

我夜夜梦到一朵蓝色的小花


 

最美丽的结束、是我们的开始

Posted in hiking diary | No Comments »

新年

今天年三十,今年的最后一天;

从早上爆竹声就开始响在我的梦中;

回家

今天我做了一个从未有过的,那么美的梦;

梦里我牵着妹妹的手走在无人的回家路上,曾经我有一个妹妹;

有那么多的各种各样的鸟,自由的在我们头顶的天空翻飞着,有一只美丽的鹰甚至飞的低到妹妹的手可以摸到它;

是我熟悉的曾经走过无数次的那条回家路,那个熟悉的爸妈建造的房子。

我和妹妹走近了我们的家,我们的房子旁边,变成了浅蓝的海;

浅蓝的海水,慢慢的漫向我们的家;

洁净的浅蓝、透着彻骨的安宁;

我们忘情的站在那一片宁静的浅蓝里,娇小的妹妹的背影,妹妹的黑辫子;

一个声音说,我们的家要搬走了,是妈妈吗?

终点

那就是我们的明天吧;

当一切结束的时候,是这般美丽,安静;

宁静、美丽的如那悠悠的的漫向我们,淹没我们的浅蓝的海水;

那是最好的等待、;

结束是最美丽的开始;

我从未看见,却所有的等待都是,当那漫向你的浅蓝满足了所有的虚空和向往。

————-今天是中国的新年!祝福在这个世界所有的家人朋友!愿你们吉祥如意!

Posted in hiking diary, My poem. | No Comments »

“不,我们要面对的,并非人生的大的悲喜,却往往是深秋的一颗最小的雨滴,尤其是当它沿着发梢滴落的时候。”

——埃利蒂斯(希腊)

蒲公英Dandelion

Posted in hiking diary, My poem. | No Comments »

蒲公英是我喜欢的植物
> Dandelion is one of my favourite plants
> 它坚强和美丽的盛开在荒僻的原野、、、城市的角落、、、
> It strong and beautiful in full flower in the remote open coutry,,,,nooks
> in the city,,
> 也盛开在我家乡的草原上 生长在我童年美好的回忆里
> my early childhood memories is seeing it bloom in the open meadows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春天还会远吗?

Posted in hiking diary, My poem. | No Comments »

春天还会远吗?

昨天做了一个梦,梦里一个亲切的影子对我说…

今年过得有点辛苦,理由却是那么简单

冬天最冷的时候到了,妈妈打电话说,内蒙古的老家已经零下40度。北京也下了场大雪。

虽然笨的可以,虽然有时无助失望,却从来不想放手。

冬天来了、

今年第一场雪,像羽毛一样旋转着美丽的身姿、落下后便融化了,那一天我高兴的不行,为了那场初雪。

连续下了一整天的雪,北京的温度到了40年最低,我并不感到冷。只是不停想着,春天一定近了。

春天,正要醒来,亲吻土地,亲吻干枯的树枝,亲吻失望的心灵。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Posted in hiking diary | No Comments »

0

《走》

我们喜欢走路
我们的眼睛需要看看远处
我们要在温暖的阳光下、坐上一会

放下身心
风吹过、雨落下、花开放
与周围的一切美好相连
新生命、新希望、新开始

有一天、走不动了
就停下

Ride a Bike to Tibet

Posted in hiking diary | No Comments »

IMG_01120

I have fallen in Love with Tibet.  For a long time I have wanted to ride a bike there, so in the summer of 2009 I decided to do it!  I wasn’t at all disappointed.  It was more beautiful than I could have imagined. Most of Tibet is bitterly cold, the climate very harsh. Local people are very strong because they have survived these conditions through many generations.  There is also a part that is always warm, south of Yangze, called Jiangnan where they have lots of sunshine.

The road we took is called Qingcang highway.  This is the highest road on the earth above sea level. We started from Ge’ermu City in Qinghai province, cycling through four mountain ranges; The Kunlun mountains (4700m), the Fenghuo mountains (4800m), the Tanggula mountains (5150m) and the Nianqing Tanggula mountains.  We passed three large rivers; the Tongtain, Tuotuo and Qingmaer.  Twelve days later, after passing through the Tibetan northern grasslands, we arrived in Lhasa the capitol of Tibet.  Qinghai Tibet highway is 1160 kilometres long, 80% of goods consumed there are imported on this highway. The average elevation of this entire road is above 4000m. Riding a bike along this road gave me the greatest feeling of freedom.  Everywhere you can see surging rivers, snow capped mountains, and animals running free in the wild.

Posted in My poem. | No Comments »

今天阳光明媚

又开始有期待

又开始绽放微笑

灵魂在高处

Posted in My poem. | No Comments »

喜月
在北京我只有不多的几个朋友;

“喜月”算是我的朋友,她懂我;

一起吃饭,喝酒,她醉了,我居然没有醉;

她最大的支柱和财富是“天海”

在别处

跟天海和喜月说话的时候,他们说我怎么那么恍惚;

我说:“去了趟西藏,还没有回过神来!”

就像那些宗教信仰的藏民一样,她们的生活“在别处”!

“在来世”!

而我的心神,也好似“在别处”!

你的灵魂在高处

喝光了,拉萨啤酒;

喜月,说了一句很美的话:“你的灵魂在高处”

“你的灵魂在高处”;

梦魇

这两天不停的瞌睡,据说是因为,“醉氧”;

每次又从梦中醒来;

被“撕裂”的梦;


喜月醉了,我却没有醉;

喜月,眼睛有点湿润,因为疼惜我;

她说最高兴的就是,有一天听见我说,我找到了一个归宿;

不论怎样的归宿“,一个温暖的自己的家,一个信仰”;

我说我最开心的,是听到她说:“裙子,我怀孕了!”

她有那么美的灵魂,我希望有幸能看到她的生命延续;

归宿

我听到传来的谁的声音

我看到远去的谁的步伐

就像早已忘记的世界,曾经拥有你的名字,我的声音/

不安

Posted in hiking diary | No Comments »

拉萨的日子快结束了!
img_07321
我真的想要离开了!

昨天又在接头碰见了“沙子”还有保护站碰见的自驾的一家人,好像路上所有遇见的人都要在这重逢一样。
这是个相信轮回的地方,不知道是不是在世间每个相识过的人,也都要在另一个世界再次重逢。所以真实的面对,每一个生命中的过客吧!这样再想见的时候,就会多了坦然和快乐!

各种各样的人,漂泊在拉萨。

手工店的小妹,从广东出来几个月了,走遍了藏南藏北,她说她不想回去上学。

自行车驿站的“卡戒”2006年从北京骑车上来就再也没离开,留了下来。颓废的卡戒,随遇而安的卡戒,漂泊的卡戒,每天跟流浪猫睡在一起的卡戒。

我:“卡戒,你不想家吗?”
卡戒;“想”
我:“你多久没有回家了?”
卡戒:“好几年了”
img_0724
。。。。。。。
玛吉阿米img_0738

留言本里写满了各种各样的留言,我也留下两行字。
凌晨1点钟了,深夜的八角街,繁华落尽、人去楼空、、、
凌晨2点,我睡着了
游狗
上午游狗来到东措找我
我:”你什么时候回去“
游狗:“就这两天”
我:“怎么走”
游狗:“还不知道,先搭车到格尔木再说”
我:“那再见,游狗”
img_0744
玛吉阿米里的游狗

大昭寺的太阳

大昭寺的太阳,大昭寺的黄金

生命是一场邂逅,遇见谁都是美丽的意外

Posted in hiking diary | No Comments »

img_07002
晒太阳、喝酥油茶、聊天、

在拉萨,很有趣、好像世界一下子变的很小、

在布达拉宫广场,遇见两个骑行川藏的学生,一起合了影、结果昨天去上网,朝网管要数据线、、一会从隔壁的隔断伸过来一只手,居然是广场遇见的学生,今天逛博物馆,又在牦牛的标本旁边撞上他们、、

在东措青年旅社的院子里,被人大叫一声给吓到:嘿你是不是那个从格尔木骑车来的女孩”?一看,原来是在“当雄”一个面馆,有过一面之缘的人、、

今天早上在青年旅社的贴条版旁边看留言,旁边还有两个人在看,一听声音很熟,原来是在北京一起爬山的朋友“游狗”,彼此都吃了一惊。然后一起去了博物馆,一起吃了午饭,游狗还是那个样子,像一只到处游荡的野狗,不修边幅,一脸岁月痕迹。他讲了他在“羊卓雍措湖看见他的前生”,就是一个天鹅的影子。还讲了徒步“南枷巴瓦雪山”,泡在山野温泉,不知道是他口齿不清还是我地理不熟,他讲的我几乎没听清,还说他在纳木错游泳,我真想告诉他那是圣湖不能游泳,听说去年一个女孩在那洗了澡,第二天就死了。不过没说出口。

一不小心就在八角街,听到有人喊你,转身一看,一定又是一张相识过的脸。

生命是一场邂逅、遇见谁都是美丽的意外、

今天上午逛了博物馆,里面很多宝贝,而我喜欢的只有这一个陶罐!

Posted in hiking diary | No Comments »

徜徉在夜晚拉萨的街头。

 

在这里河流自由的在大地上奔流着;
在这里雪山雍容的矗立在藏北草原;
这就是西藏,富饶又贫瘠的西藏;

 

今天忽然心里难过,我想回家了,可哪里是家呢?
一个房子是家吗?
父母的身边是家吗?
一个熟悉的生活空间是家吗?
一个你爱的人是家吗?
“行者无”说:心在哪,哪就是家!
你的心在哪?

 

来拉萨第三天了,这里有很多来朝拜的人,在大召寺的门前,日夜不停的磕着等身长头,衰弱的老人。。衣杉褴褛的年轻人。。口中不停的念着经文。。

 

好像对她们来说,今生不过是一个梦,重要的是那个来生,今生的一切都显得那么不重要,都是在为那个“来世”做着准备!

 

八角街的青年旅社院子里的长椅上,坐着我一样来到这个圣地的年轻人,他们在寻找什么。。。他们在期盼什么。。。她们想添满什么。。。她们想等待什么。。。

 

这个梦是太长还是太短。。。

 

回家还是走下去。。。

那一世

Posted in hiking diary | 1 Comment »

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转过所有经筒,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
我磕长头拥抱尘埃,
不为朝佛,只为贴近你的温暖;

那一世,
我翻遍十万大山,
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遇;

——仓央嘉措

天路(三)

Posted in hiking diary | No Comments »

img_0233
西大滩-昆仑山口-不冻泉保护站

里程54公里,但34公里是持续上升,昆仑口海拔4767,不冻泉4603;

这是艰难的一天,34公里不断的上升,有的部分坡度很陡,而且我出现了高原反映。头痛的不行,呼吸困难,没有力气,想睡觉、、喘的厉害,后面20公里,基本上是一步步推上去的,而且是走几步,就要趴在车把手上喘;
img_0241
出来一个星期了,我第一次感到痛苦,路过的货车一鸣笛,我的头都要炸了的疼,自行车的小颠簸也让头更疼;
最难的一段是过昆仑山口,我就是一步一步忍耐着推上去的;

另外今天多处修路,要在烂泥里和大货车之间过去,由于路颠簸的厉害,我的包也散架了两次,掉了一地;
还有今天过昆仑口后,风很大,刮跑了我的帽子,不过我头也没回,因为我没有一点力气再爬上去追它,让它留在昆仑山吧!
7点了,我离保护站还有4公里,天又下起暴雨加大风,电闪雷鸣,我和我的自行车 全都成了落汤鸡;

我自己湿了倒没什么,我好担心我的自行车,怕她出问题。这样的被雨淋;

今天我哭了,不是为了高原反映的难受,也不是为了路上的艰难;
为他;
img_0245
在我距离昆仑山口还有1。5公里最后的上坡中艰难的一步步往上挪的时候,抬头间居然看见一个藏民用身体拉着一车的东西,也在艰难往上走,他的车上插着旗,我知道他是磕长头的,我趴在车把上哭了。。。

赶快擦干净眼泪,继续走,想到他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我知道他这样磕等身头上来至少也要几个月的时间了,我问他什么时候能到拉萨,他说可能还要一年/;
img_0257
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昨天还听西大滩饭馆的老板娘说,他们这样磕长头的一些人都还没到拉萨就死在路上;
你到底有什么罪,为什么这样艰难的方式;
我离开前把一件雨衣留给了他,他的脸一边肿起了大包;

今天还有一个有趣的事是我遇见了一匹野驴,它站在我前面的公路上询问的延伸看着坐在地上的我,后来汽车来了,它跑了;
img_0239
过了昆仑山,也就告别了异城,进入了可可西里;
img_0266
保护站,只有一个康巴藏族男孩在,给我煮了热茶,让我待在温暖的生火的值班室里;

今天太累了
今天很完整

天路(二)

Posted in hiking diary | No Comments »

img_0109
纳赤台-西大滩
坐在青藏公路边上,边走边写游记,感觉很好,没有人打扰,没有车辆的时候,也经常有小鸟在路上玩,它们飞翔的姿势就叫“自由”;

 

一路都有水流声,有时很大、有时很小,有时是黄色、据说是雪山融化的雪水,有时碧绿色;
img_0087
今天的路程比较轻松,我可以偶尔停下来拍照、玩一会;

到了一个道教圣地,`遇见一帮开车来的北京人,纷纷要求跟我合影留念;

 

再往前的铁路大桥,前面在修路,修路的工人打扮很有趣;

 

下午又忽然下起大雨,夹者冰雹,这的天气真逗,一会晒、一会雨、一会冰雹、山和云不停的变幻着;
离西大滩还有9公里,海拔4200,天空离我越来越近了;
随着海拔的升高,我上升的时候喘的越来越厉害;

 

img_0125
修路的藏民对我说:扎西德乐!
现在的梦想是在西大滩吃上一碗,羊肉汤面;
5点的时候到了西大滩,8点的时候看见了那几个格尔木看见的骑行的老人,但是我们不能同路,因为我跟不上他们的速度;

 

img_0196
在饭馆吃到了牦牛肉,饭馆的玻璃刚好能看见玉珠峰;
img_0174
路上遇见一个骑摩托的新疆人,巧的是我们之前在格尔木住的是同一个旅馆;

 

img_0202
玉珠峰笼罩在云雾中,希望明天早晨可以看见它的真容;

 

今天在饭馆听到了关于。磕等身长头,去拉萨的藏民,他们一般需要一两年的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到拉萨,据说这样便洗清了今生的所有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