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

Posted on Thursday, July 2nd, 2009 at 9:34 pm

出发
64岁的一直走。帮我背着行李,并且费劲的帮我放在行李架上;

火车开了,我真的一个人上路了,陌生和浅浅的恐惧,不免的又哭了一把鼻子,疼痛但却真实。。。一个小时后,一个没有座位的人站在我旁边,跟我聊天,心才稍微平静下来,我的旅程开始了.两天的时间里一直忙着准备东西,我的身体很疲惫,没一会我就睡着了,醒来后发现那个人已经不见了,想来是在石家庄下车了;

一个人的旅程,没有了朋友们的相互照顾,也会遇人不淑,这些都要自己面对。决定的仓促,却也不仓促,想往那片天空以久,几个知道的朋友都力却我不要去,一个人太危险,这样的旅途,我也是感到疼痛,但却真实,就像一杯酒,学会品尝这份苦涩,便是快乐了,其中的滋味只有自己知道,即便是别人不理解;

我爱北京,爱着北京这些心疼着我的朋友;

甘肃
火车过了兰州以后,让我想到唐僧取经的“火焰山”,连绵的群山似乎的寸草不生,坚硬的山体,都赤裸裸的晒在太阳下,看着就感受到它的热度,和干渴的感觉;

还有黄河,黄土高原。。。;

青海
好美,像它的名字一样的美,到处都是青绿色,青色的山野。种满了盛开的油菜花;
到了西宁,海拔以市2200,很凉爽,让我想到北京最高的山脉,灵山的山顶;
这时候我的酸奶,还有一直走给我买的烤馍片,因为压力的原因,都已经涨了起来;

车窗外的高原黄昏
透过车窗看着高原的黄昏,没有人烟,天色阴沉。。。孤独和荒凉袭向我;
想像一下,过两天我会不会就是这样的荒野中独自一人;

由于担心,于是给网上查到的格尔木驿站的叫梦海的发信息,问他我能否和怎样能在格尔木结到同行的伴;
对面座位的学生在唱着关于思念的歌;
夜里23:20,车里的温度是13度;

格尔木
零晨4点40格尔木到了,车站寥寥无几的一些人下车,格尔木的温度大概不到10度。冷飕飕的,地是湿的,天是阴的,格尔木海拔2800,城市给人荒凉的感觉,宽宽的街道上,没有几辆车。我背者大包,来到了藏地牛皮书里说到的邮政宾馆,问了一下只剩下80的标准间,觉得太贵,就又出去转了转,无果,就只好在这住下了,房间很不错;

在格尔木的第一天
坐了三十几个小时的硬座,早上起来一照镜子,脸黄的吓人,刷牙的时候干呕了几下,不知道跟高原反应有什么关系,洗脸液一打开就自己冒出来好多;
去昆仑路找到了那家自行车驿站,见到了那个叫梦海的人,似乎还是个不错的人,因为爱好办了这个驿站,主要帮助骑青藏线的骑友,因为在高原骑行得过两次肺水肿,问了他一些可能遇到的困难,和一些我觉得不够充分的准备,他的建议是要我在格尔木住上两天,先适应一下高原的气候、海拔、、做好防寒防雨准备顺便磨合一下自行车,并且学会拆装轮胎、补胎,再看看能否结到同行的人;
我自己转了转,为了找一家便宜的旅店,在北京经常登山的我今天居然爬到四楼就喘,又去市场看了一些军用品商店,我的防雨和保暖装备都不够,中午我买到了一种很好吃的兰州烤饼,六毛钱一个,我很喜欢,下午的时候我在驿站学习了扒内胎和闸线,陆续有几个骑车的人来这里,都是格尔木本地的;
天快黑的时候,来了一个年轻人,他说他是内蒙人,明天要骑行拉萨,梦海问他可否等两天我一起同行;
走的时候他告诉我他叫沙子,因为内蒙古的沙子特别多,我说我叫裙子,因为北京特别热,沙子问我可否明天一起走,我说我的准备不足所以不能;

生活就是随遇而安吧!不勉强、不犹豫、不回头、

后来又来了一个老头,说他25号刚骑完,他说路上到处在修,都是水,很冷,知道我是一个人,他不停的说:不要去!

无意中发现自行车驿站的名片上居然印着两株蒲公英的图案

晚饭是羊肉泡沫,味道还不错,就是餐厅好脏,杯子是塑料的。

忘了数据线,所以照片要以后再加上去了。

刚才又收到了沙子的短信,说他明天不走了。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