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

Posted on Friday, July 3rd, 2009 at 7:21 pm

在格尔木的第二天

今天那个叫沙子的走了;
旅馆的床很凉,睡醒后觉得腰疼,洗脸的时候,鼻子出了点血;

“我要翻过这座山[5千米的唐古拉山],也翻过所有的纠结”;

我要洗脸出门了,决定明天早上出发,所以今天很多事要做;

酸奶

中午吃到了一碗非常好吃的酸奶,是自制的,跟我们家乡的味道很像,喝了一碗羊肉汤,又是一家回族饭馆,围者纱巾只露出脸的漂亮女孩,带着小帽子的小男孩、、我不禁想到一个问题,回族视猪为神圣,但却是羊肉喂养了他们的身体,真是矛盾;

军品
下午去军用品商店买了棉袄、鞋、护膝、、、都是又实用又便宜,想想那些户外店的东西,实在是华而不实,烧钱;

驿站
在驿站遇见了几个老年车友,他们从河南一路骑过来,要在格尔木修整两天、后天出发,我拿出买的雷锋帽子带上,把他们全逗笑了,呵呵!依稀看见的是、不多的几个牙,还是金色的,真逗、、
我还是打算明天一个人出发,因为想把时间花在路上,还有我期待在路上;
梦海继续为我调试车子,安了架子、换了车轴、、、差不多了,我把包也捆在上面试了试,告别了驿站的梦海,还有一些格尔木本地的车友,把车子在旅馆安置好;

就等明天早上出发了;
我最怕两件事发生,一个是车子出现大的状况、一个是最初两千米的高原反映;
如果因为什么情况必须返回,我一定会哭泣,夭折的天路;

格尔木今天太阳出来了,果然是很晒;

勇士
这是一个没有勇士的年代,这是一个不再崇尚勇士的时代,我却固执的认为我发现了一个勇士;
在驿站一本户外杂志上,一个穿这盔甲,护膝都是是金属的,黑色的脸孔流露的是只有勇士才有的冷峻,自行车是他的战马、、;
梦海给我模糊的讲了一点他的故事,他骑遍了西藏,最近两年销声匿迹,据说是被藏民的黑道捅伤了;

不要问我带什么到那边去,我只带着空空的手、和企盼的心;不要问我去寻找什么,翻过那座山、翻过心里所有的纠结;

明天出发了,估计没有多的机会可以上网了;
我爱你们!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