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三)

Posted on Friday, July 10th, 2009 at 8:16 pm

img_0233
西大滩-昆仑山口-不冻泉保护站

里程54公里,但34公里是持续上升,昆仑口海拔4767,不冻泉4603;

这是艰难的一天,34公里不断的上升,有的部分坡度很陡,而且我出现了高原反映。头痛的不行,呼吸困难,没有力气,想睡觉、、喘的厉害,后面20公里,基本上是一步步推上去的,而且是走几步,就要趴在车把手上喘;
img_0241
出来一个星期了,我第一次感到痛苦,路过的货车一鸣笛,我的头都要炸了的疼,自行车的小颠簸也让头更疼;
最难的一段是过昆仑山口,我就是一步一步忍耐着推上去的;

另外今天多处修路,要在烂泥里和大货车之间过去,由于路颠簸的厉害,我的包也散架了两次,掉了一地;
还有今天过昆仑口后,风很大,刮跑了我的帽子,不过我头也没回,因为我没有一点力气再爬上去追它,让它留在昆仑山吧!
7点了,我离保护站还有4公里,天又下起暴雨加大风,电闪雷鸣,我和我的自行车 全都成了落汤鸡;

我自己湿了倒没什么,我好担心我的自行车,怕她出问题。这样的被雨淋;

今天我哭了,不是为了高原反映的难受,也不是为了路上的艰难;
为他;
img_0245
在我距离昆仑山口还有1。5公里最后的上坡中艰难的一步步往上挪的时候,抬头间居然看见一个藏民用身体拉着一车的东西,也在艰难往上走,他的车上插着旗,我知道他是磕长头的,我趴在车把上哭了。。。

赶快擦干净眼泪,继续走,想到他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我知道他这样磕等身头上来至少也要几个月的时间了,我问他什么时候能到拉萨,他说可能还要一年/;
img_0257
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昨天还听西大滩饭馆的老板娘说,他们这样磕长头的一些人都还没到拉萨就死在路上;
你到底有什么罪,为什么这样艰难的方式;
我离开前把一件雨衣留给了他,他的脸一边肿起了大包;

今天还有一个有趣的事是我遇见了一匹野驴,它站在我前面的公路上询问的延伸看着坐在地上的我,后来汽车来了,它跑了;
img_0239
过了昆仑山,也就告别了异城,进入了可可西里;
img_0266
保护站,只有一个康巴藏族男孩在,给我煮了热茶,让我待在温暖的生火的值班室里;

今天太累了
今天很完整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